pk10冠亚和11算大

2018-11-15 07:04:13

  原标题:华西村“掌门人”:从私心出发,不希望儿子吃这份苦

  12月21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上图)召开临时村民大会,通报了近期发生的华西村负债389亿元的传闻。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再次把华西村推上了风口浪尖。该文称,昔日的天下第一村,如今也走到了亟须转型的岔路口。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有息负债245.7亿元。

  “今年华西集团实业板块迎来2008年以来最好一年。”吴协恩称,写文章的人,肯定不了解今年的大宗商品行情。

  当年吴协恩接棒父亲吴仁宝。对于是否希望儿子继承自己,吴协恩表示,自己平时很忙,“如果从私心出发,不希望儿子出任华西村书记,吃这份苦。”吴协恩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退休后,别人也能称我一声‘老书记’。”

  负债389亿

  网传文章断章取义

  整体发展态势良好

  对于网传华西村负债389亿元,吴协恩认为,网传文章断章取义,今年华西集团钢铁、化纤板块业务盈利大幅度增长,服务业整体平稳,集团经营情况好于往年,纳税稳中有升,整体发展态势良好。

  多年来,钢铁一直是华西的支柱产业之一。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

  记者前往华西钢铁高线厂探访发现,整个生产线自动化程度很高,仅见到十余位工人。数位工人在总控室内进行调度。

  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介绍,今年以来,钢铁行情迎来2008年后最好一年,出厂的每吨钢材利润五六百元,华西钢铁年产量三百多万吨,全年毛利应该超过18亿元。“售价比行业内平均高出100多元一吨,网上唱衰我们华西的人,估计一点都不了解市场。”

  利润仅1.62亿

  利润不会全部上缴集团

  今年资本市场行情不好

  截至今年前三季度,华西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02.1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超20亿元;实现盈利1.62亿元,负债总额为387.42亿元,去年同期为360.44亿元,同比增长6.96%;华西集团资产总额为558.26亿元,资产负债率69.4%。

  “为何钢铁业务这么好,集团利润仅1.62亿元?”杨永昌表示,虽然钢铁板块净利十多亿,但并不会全部上缴集团,钢厂要留下一半作为风险金。

  据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金融投资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包丽君介绍,财务报表上华西集团盈利不强,主要是因为集团的许多资产在账面上按照净资产计算,而非按照公允价值计算。今年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差,在化纤产品价格回升的带动下,今年前三季度华西股份营业收入达到22.11亿元,同比增长近50%。

  “利润有所下滑,主要是今年资本市场行情不好。”包丽君介绍。

  至于负债率上升,包丽君认为,主要是华西股份今年投资规模比较大,专门成立了产业基金。而适度的负债率,对企业经营也有好处,可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其实,和同行业相比,我们百分之五十几的负债率并不高。”

  “从数据上看,华西股份和同行相比,负债率有逐渐走高的趋势,不过目前整体风险依旧可控。”清晖智库创始人、经济学者宋清辉表示,对于制造业来说,负债率在80%以下,都属于可控范围内,但出于抗风险角度考虑,最好负债率能维持在60%以下。

  回应“封闭”标签:

  华西村,并非完美,并不封闭

  由于华西村人在外就业后,将失去股息、分红等收入,“华西模式”也被贴上了封闭的标签。

  “以前华西村太穷,外来的姑娘不愿意嫁。后来条件好了,又不愿意外嫁。大家都在村里,婚姻大多数通过介绍,一来二去,就导致大家都成了亲戚,也就造成了外界的家族统治印象。”华西村民史宇杰表示。

  “过去,老书记吴仁宝比较强势,连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就业,都被叫了回来,以至于外界形成了华西村封闭的印象,实际上老书记对村民并不强制,只是希望华西村能够发展好。”江苏华西米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梅振华介绍。

  回村:

  也曾有在外工作机会

  “我哥哥在外就业被叫回来后,我干脆就不想了,直接就回村了。”吴协恩回忆,自己从部队转业后,也曾有在外工作机会,但最终选择回村。

  据吴协恩介绍,华西村一直以来并不封闭,早在其父亲时代,就提出“来了华西村,就是华西人”,现在是“只要服务华西村,就是华西人”。

  由于吴仁宝之后,由吴协恩接任华西村党委书记,网上出现了许多“世袭”的质疑。此外,吴协恩的许多亲属在村委和集团担任要职,外界认为,是吴氏家族对华西村垄断。

  此前据媒体报道,华西村党委副书记、曾长期担任吴仁宝秘书的孙海燕回应称,老书记是不是家族式管理,要看老书记整个家庭在华西集团的股份占多少,实际上老书记全家在华西集团所占的股份连一个零头都不到。“如果他姓吴,没有才而用他,这不是实事求是;如果因为他有才,姓吴,但不用他,也不是实事求是。”

  对于外界认为华西村处于世袭制,吴仁宝家族控制了华西村的绝大部分资源的说法,吴协恩表示,自己家族总共持股比例仅为0.43%。

  改变:

  每月向周边村村民发福利

  多位华西村村民表示,吴协恩当选村委书记,是根据村民自治管理办法选举出来的,并非世袭。在当时投票时,吴协恩得票100%,吴协恩自己给自己投了一票。

  “当时,我父亲问我,协恩,你还自己给自己投了一票嘛。实际上,我当时也做了思想斗争的,但觉得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村民又凭啥相信自己能带领好整个村。”吴协恩回忆说。

  在吴协恩2003年当选华西村村委书记后,与周边村的矛盾,是其要处理的一项重要工作。

  从2001年开始,华西村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分五统”新举措,逐步纳入周边20个自然村,组成面积35平方公里、人口超3.5万人的大华西村。

  “刚开始合并后,发现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太多,反而带来了污染,后面各方面有所改善。”一位周边村村民向记者表示。

  吴协恩表示,改革开放是先富带动后富,主要不是分钱,而是要帮助周边村村民提升致富能力。“现在,华西村每个月8号,准时向周边村村民发放福利,从来不拖欠,加上每年的基础设施等投入,每年华西集团要投入上亿现金。”

  待遇:

  外来员工可购买现金股

  “当然,华西村并非完美,这些年一直在变革。”据吴协恩介绍,今年是华西村三年改革的开局之年。华西村实施制度、用人、股份三项改革,不再区分华西人和外地人,所有岗位一律同工同酬。

  为更好地激励外聘人员,改革还明确对其中优秀的要给予股权,外来员工也可以掏钱购买现金股。

  据华西集团介绍,华西集团外来员工比例逐渐上升,企业高管中39%是外来的,年初中高层干部中57%是外来的,至年底增至59%,员工队伍中超过92%是外来的。

  一位来自河南的95后女工表示,以前觉得华西村人毕竟是本村人,多拿一些也是应该的,但心里偶尔也觉得不平衡。“现在同工同酬,全凭本事了。”

  接班:

  如果孩子有能力不会阻拦

  “这些年,华西村并不封闭,这些年也一直在改变,确保与时俱进,也许这就是华西村和其他一些农村不同的地方。”吴协恩强调,不管怎么变,共同富裕的道路不会改变。

  “如果从私心角度考虑,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接班,这太过辛苦,但如果我的孩子真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阻拦。”谈及未来接班人问题,吴协恩表示,目前华西村旗下公司接近300家,总资产500多亿,担子非常重,单独培养一个接班人,风险太大。而采用赛马的方式,选择真正的人才,才能确保华西集团的长远发展。“我们对各个公司老总一项重要考核,就是要发现青年人。”

  2003年至今,吴协恩已担任华西村和华西集团“掌门人”14年,但在村里,人们仍然习惯称呼他为“新书记”。“我希望,将来我退休后,村里人也能称我一声‘老书记’。”吴协恩说,这是自己目前最大的愿望。(新京报)

  媒体观点

  华西村,须从“能人经济”向现代治理转型

  只用资产负债率来评价一家企业所得出的结论必然偏颇,因为不同类型的企业资产负债率相差太多,不足以断言华西集团存在严重问题。但从其净利润总额、资产回报率等核心财务指标来看,《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所说“走到了亟须转型的岔路口”,主营业务钢铁亏损太多,仅靠金融投资维持表面的盈利,却是不争的事实。

  村办企业、村集体经济更需要从“能人经济”向现代企业治理转型,华西村的遭遇对那些先富起来的村极具借鉴和启发价值。

  华西村与所有的“富村”一样,都是源于一个能人,其村办企业、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都高度依赖这个能人。始建于1961年的华西村,改革开放后在原村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大放异彩,早在1996年,华西村便实现了家家户户住别墅、开豪车、存款千万,成为国内最富裕的村庄之一,号称“天下第一村”。2005年,吴仁宝还作为封面人物登上美国《时代周刊》。

  实事求是地说,在企业发展初期,能人经济决策层次单一、能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运行要求,加上类似老书记吴仁宝这样对市场具有特殊超强嗅觉的“超级能人”,具有快速发展的强大原动力,因此,华西村才得以发展壮大。但能人经济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张、能人的生老病死等,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往往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即便是吴仁宝这样的“超级能人”也有犯错的时候,例如,花几十亿元搞出来的320多米高的大楼,每天管理花费就成了华西村的庞大负担。2003年,76岁的吴仁宝将自己执掌42年的华西村最高权力移交给了四子吴协恩,实际上还是“能人经济”的延续。

  据悉,华西集团的要职均由吴仁宝家族成员分管,从长期来看,高度近亲繁殖的企业必然削弱其市场竞争力。姑且不论外界对于华西村日趋家族化的管理模式的争议,单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说,“家天下”的企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德国著名的政治经济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企业的现代理性组织必须具备两个特征,否则它的发展也无从谈起:第一个特征是生意与家庭分离,这一点在现代经济生活中占首要地位;第二个特征与第一个特征密切相关,那就是理性的簿记方式。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包括华西集团等我国一些“先富起来”的村集体经济、村办企业都或多或少存在马克斯·韦伯所说的问题。最典型的莫过于改革开放后全国所兴起的乡镇、村办集体企业,一部分明晰产权后实现了现代企业治理机制,最终实现了发展壮大,例如美的从一家街道办企业成为跨国企业,而转型迟缓的乡镇企业最终倒闭消亡。

  现代企业治理制度是公认的理想企业制度,无论是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人企业都需要构建现代企业治理制度,这也是我国当前国企改革的目标,在这个意义上而言,华西村办企业不仅要谋求产业的转型升级,更亟待“能人经济”向现代治理转型。这恐怕也是与华西村类似的村办企业的必由之路。

来源:玩北京塞车pk10算赌博吗

上一篇:必赢客pk10软件rar 下一篇:pk10杀号公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