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大小单双稳计划群

2019-07-18 14:30:44

日前,博信股份(600083.SH)、承兴国际控股(2662.HK)实控人罗静被刑拘,罗静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A股博信股份7月5日跌停,7月8日出现地天板。而港股承兴国际控股最惨,7月5日,承兴国际控股披露,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被刑事拘留。受此影响,7月8日当天,承兴国际开盘后股价大跌超80%。

而现在,这一事件还意外牵连了第三方财富管理巨头——纽交所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

美女董事长引爆的“连环雷”

诺亚财富暴跌20%

北京时间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发布盘前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作为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采取各种法律行动,并承诺以最佳方式履行其义务,确保这些基金投资者的利益。

官网信息显示,承兴国际集团(Camsing Global)创立于1996年,现已发展成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BAC)。

具体持股方面,罗静通过香港公司Noble Circle Investment Limited间接控制的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后者持有博信股份28.39%,为第一大股东;对承兴国际控股,罗静则通过China Base Group(62.84%)和Creative Elite(2.04%)合计持有承兴国际控股64.87%股权。

7月5日,两家上市公司双双公告称,罗静已于6月20日被上海杨浦警方刑事拘留。

而对诺亚财富的影响,则在北京时间7月8日晚间突然爆发。受信批规则约束,诺亚财富在美股开盘前披露了踩雷34亿元的信息,随后便出现了股价暴跌的情形。

受此影响,诺亚财富股价开盘后大跌,收盘下跌20.43%,报35.60美元。 

若进一步往回追溯,就在6月20日罗静被捕的前一天,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的股权变动记录显示,6月19日,诺亚财富旗下数家公司位列承兴国际控股股东行列。

港交所披露的权益变动信息显示,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6月19日共同获得6.77亿股承兴国际控股股份,占比62.84%。

诺亚回应:我不是股东、这是股权质押!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发布公告解释称,其注意到承兴股权权益变动情况,该等披露系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以及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依据2019年6月19日与承兴的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签署的《股权质押合同》所采取的法律行动之一。

该公告解释,本次质押的质权人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与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因“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为契约式基金,不具有独立法律主体资格,故由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代为签署。质押人为承兴的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

该公告还强调,上述行为不是股份转让而是股份质押行为。

“供应链融资通常的做法是:融资方将对关联方有应收账款,通过一个SPV把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出去给私募,同时配以上市公司提供股权质押作为增信措施。”7月9日,一位熟悉供应链融资的金融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据已披露的信息分析,承兴国际控股是融资方,将应收账款借由诺亚融资租赁这个SPV(特殊目的载体)销售给诺亚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就,同时,罗静再以自己的股份作为质押进行增信。

“应该是应收账款这个底层资产出问题了,诺亚财富能否单独处置这部分股份,需要看双方合同约定。”该人士说。

不过,即便诺亚财富获得了这些股份的处置权,也难以填补34亿元的大窟窿。

8日晚间,诺亚财富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诺亚没有资金池,没有期限错配,旗下所有产品均由第三方合格金融机构进行托管,资产与相应资金均依基金契约进行投资管理,保持独立运作,风险不会传导到其它产品上;在发现该项目风险因素后,我们立即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它产品的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产品数量共计800余支)。

但对更为具体的事项,诺亚财富官方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尚在公安侦查阶段,无法提供其他信息。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在写给全体员工的信中称,相关基金会根据法规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从发现风险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几件事:

1. 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

2. 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

3. 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

4. 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

5. 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

6. 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

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信件

歌斐资产:“此案系精心策划、酝酿多年的诈骗案”

据了解,私募基金具体为歌斐资产旗下的"创世核心企业集金私募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关联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国际的实际控制人就是之前被中国警方涉嫌欺诈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的罗静。

对于此次事件,歌斐资产负责人告诉记者,该产品系其管理的供应链金融基金,目前歌斐与承兴公司存续基金总规模约34亿人民币。目前此案件已在司法流程中,据已经得知的信息是此案件系精心策划、酝酿多年的诈骗案件,众多金融机构和个人均成为受害者。

关于该私募基金的相关细则,管理人已经向投资人发布延期公告:

歌斐资产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承兴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嫌刑事欺诈,案子尚在侦查中,很多信息并不是完全清晰,现在也无法分享更多的实质性内容。

但是,在本基金延长期限内,歌斐将积极处理基金投资退出、基金财产处置事宜,在此期间内本基金收到的任何可供分配现金,管理人将在第一时间按照《基金合同》约定分配给本基金份额持有人,依法保障本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合法权益。

对于此次事件,歌斐资产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歌斐资产作为该基金的管理人,在产品到期前发现了一些风险因素,并于第一时间启动与相关方的沟通协商工作。针对该事件,歌斐已经组成特别应急和处理小组,采取所有必要措施。

歌斐资产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本案涉及主体众多,在全力保障投资者权益下,需要时间与空间,才能支持警方了解核心信息,最大限度获得实质性突破,以对基金整体回款起到积极正面作用,从而保护客户利益。

诺亚财富是什么来头?

公开信息显示,诺亚财富起源于 2003 年,以“诺亚财富”为品牌,源起于中国。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旗下公司获得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业务发展相关金融牌照与资格的综合金融服务管理集团。

诺亚的董事长叫汪静波,拥有超过20年金融与财富管理行业从业经验。1992年进入金融行业,历任湘财证券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湘财荷银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总经理。

2005年8月,汪静波带领创始团队组建诺亚财富。汪静波2010年11月10日,诺亚财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代码NOAH,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 

官网介绍,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累计财富配置规模6362亿,为超过27万名高净值人士提供综合服务。 

京东回应:诺亚踩雷与我无关,系承兴国际伪造合同诈骗

随着事件进一步发酵,此次事件还将京东集团牵扯其中。

据悉,该系列私募基金具体为歌斐资产旗下的"创世核心企业集金私募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关联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7月9日,京东方面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是承兴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事件回顾:坐拥三上市公司“商界木兰”被刑拘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600083.SH)公告称,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商界木兰的生意

商界木兰的生意

承兴国际实际控制人罗静合计持有承兴国际69876万股,占总股本64.87%;共持有博信股份6655万股,占总股本的28.93%;同时控股有一家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据公开资料,罗静1996年于香港创办承兴集团,业务主要是为大型快消企业提供促销品及促销解决方案,随后在广州、北京、深圳、新加坡、香港,洛杉矶等地成立子分公司业务不断扩张 ;2015年罗静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开拓大健康消费业务并进军国际资本市场;2017年进军体育及旅游景区运营,加速集团泛娱乐产业的布局,同年5月,收购由”漫威之父”、”蜘蛛侠”创作者兼制片斯坦李(Stan Lee)所创立的POW!娱乐公司。

从罗静个人的社会经历和成就来看,其主要在广告、品牌推广领域颇为活跃,且多以成功女性形象示人,比如,她曾获广告专业学会选为年度国际人物、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商界木兰 - 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候选人 、2016年当选新锐木兰 、2017年商界木兰。

承兴国际在官网公示的高管团队包有6名人员,其中4名为女性,包括集团董事长兼CEO罗静、博信股份CEO刘晖、承兴国际控股CEO节晶、人力资源总监罗玉芳。

在此次涉及欺诈的融资案例中,具体操作手法是,借助供应链金融的名义,以承兴国际作为融资主体,以公司对外的应收账款作为融资担保手段,发行集合产品计划进行融资。据记者了解,这是业内常见的操作方式之一,关键问题在于,供应链金融的合同真假,此次京东回应称承兴国际伪造合同,这就涉嫌欺诈了。

在很多类似案例中,风控手段形同虚设,一旦融资企业自身资金链紧张,后续无法募集资金兑付前期的产品,问题暴露之时才发现,所谓应收账款、仓单质押等均为虚构。其实质相当于一笔信用贷,融资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一般在其中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博信股份否认信披违规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述公告,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在6月20日已经被刑拘了,如今信息披露于众,已经时隔15天之久。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四章——“临时报告”:

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而上述重大事件包括,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受到刑事处罚、重大行政处罚;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

在股吧中,博信股份的披露时间也成为股民“讨伐”的焦点。

7月8日深夜,博信股份发布补充公告,对“实控人兼董事长罗静、财务总监姜绍阳被刑拘”等一系列信披事宜做了补充说明。

针对罗静和姜绍阳6月20日、6月25日被捕,但上市公司7月5日中午才发公告一事,博信股份指出,公司在2019年7月5日上午才收到相关拘留证等文件,公安机关相关人员在现场告知了高管被刑事拘留事宜,但未告知具体案由,要求上市公司予以协助提供有关资料。

博信股份还对离任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及在任董监高相关信披情况进行了核查。

此前博信股份董秘陈苑、证券事务代表张泽分别在6月30日、7月3日提交离职申请。

博信股份称两人均因个人原因离职,在离职前未知晓高管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事宜。另外,公司七名董监高在2019年7月5日前也均不知悉该事件,公司不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据博信股份披露,其控股股东苏州晟隽因与苏州名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江苏名城”)产生委托贷款合同纠纷案,苏州名城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前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苏州晟隽名下财产。

苏州晟隽持有的上市公司653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全数冻结,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该笔冻结款于2019年7月1日就办理了司法冻结手续,但直到7月4日晚间,博信股份才予以披露。

博信股份表示,鉴于公司未能联系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的原因暂未获悉。

同时,博信股份还对公司诸多风险事项进行了集中说明,包括2018年财报审计报告和内控审计报告被立信出具保留意见和否定意见、2018年净利润和2019年一季度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5244.70万元和258.42万元、公司日常经营资金来源于苏州晟隽7亿元额度内循环使用的借款,后续获得控股股东持续资金支持尚存在不确定等。

博信股份去年资产负债率高达98%

据公开资料,承兴国际集团创立于1996年,在广州、香港、北京、上海、苏州、深圳、新加坡、美国洛杉矶等地皆设有分公司,现已发展成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据官网介绍,承兴国际拥有近180家核心供应商,为合作伙伴及客户提供500余种目录产品的供应和定制服务。截至2016财年,承兴国际集团销售规模超过300亿人民币,实现了连续三年年均增长100%的跨越式发展。

2018年,承兴国际位列广东企业500强第105位、广东流通业100强第14位。

截至2018年底的财务数据显示,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营业额为21.31亿港元,其中96%来自销售及分销IP衍生品及移动设备。共实现收益约23.18亿港元,比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1.7%。

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总资产为8.04亿港元,比2017年的7.14亿港元有所增加;与此同时,负债在减少,去年负债合计2.15亿港元,2017年则为2.59亿港元。公司经营现金流一直为负,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分别为-4.84亿、-525万、-4534万港元。

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的公开数据中透露出了更多问题。

该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 15.66 亿元,实现营业利润-6,581.74 万元,实现利润总额-6,456.83 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244.70 万元。公司也称“2018 年是公司业务的转型之年,公司面临着来自方方面面的挑战。”

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去年负债合计5.14亿元,资产总计5.2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8%。

分析博信股份的负债结构,5.14亿的负债几乎全部为流动负债,占比99%以上。其中绝大部分为预收款项和应付款项,分别达到3.2亿和1.72亿。

今年以来,该公司就不断释放出负面消息。

6月14日公告了重大诉讼,公司全资子公司陷入合同纠纷,涉案金额1.19亿,公司此前计提6239万坏账准备;随后又公告称,董秘、证代相继辞职;

7月5日,公司宣布,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被刑拘;控股股东持有的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28.39%,期限为两年。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博信股份净利润亏损5244.70万元,同比下降720%;扣非净流润5417.61万元,同比下降6191%。

往前追溯,5200万的亏损,相当于亏掉了此前5年的盈利总和。

来源:北京一分赛车计划神器

上一篇:天天乐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 下一篇:江苏快三单期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