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分快三怎样算和值

一分快三怎样算和值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

“商界木兰”罗静涉嫌诈骗案殃及了A股公司法尔胜。

根据公告,法尔胜全资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摩山”)曾与罗静控制的中诚实业、以及由中诚实业和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第三方存在业务往来,两者合计有28.99亿元保理融资款本金尚未清偿。

7月24日晚,法尔胜宣告,上海摩山拟将这笔债权转让给深圳汇金创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简称“汇金创展”)。

这是一起关联交易,接盘方汇金创展与法尔胜二股东江阴耀博泰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耀博泰邦”)为同一实际控制人。股权穿透后,其背后是闻名资本市场的中植系。

罗静案、高达28.99亿元的烫手山芋,中植系为何愿意冒险接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海摩山与中植系渊源颇深。

2014年4月,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植资本”)和上海摩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摩山投资”)共同出资1亿元成立,持股比分别为90%、10%。紧接着中植资本、京江资本分别向其增资1.8亿元、2000万元。成立2个月,中植资本就将其所持股权作价6亿元出售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江苏法尔胜泓昇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泓昇集团”)。2016年3月,法尔胜支付12亿元现金将上海摩山收入囊中。中植资本、京江资本均为中植系旗下公司。

上海摩山成为法尔胜全资子公司,中植系和泓昇集团收获颇丰。在分析人士看来,中植系扛雷,除了稳定法尔胜上市公司地位外,也有在行业低迷期承担过渡期之意。

值得一提的是,收购上海摩山,去年以来,法尔胜接连亏损。公司预计上半年亏损0.7亿元—1亿元。

中植系扛雷29亿

法尔胜埋下的28.99亿元大雷,中植系出人意料地扛下了。

前晚,法尔胜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上海摩山拟将其对中诚实业和第三方(由中诚实业及其实控人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合计28.99亿元债权,作价28.99亿元转让给汇金创展。

公告显示,汇金创展成立于2014年3月20日,注册资本2亿元,其经营范围为保付代理(不含银行融资类及其他限制项目)、担保、供应链管理咨询、股权投资、受托资产管理。其股东为江阴盛达天祥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盛达天祥)、融丰租赁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99%、1%。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wind查询发现,盛达天祥成立于2014年4月11日,注册资本6.18亿元,其股东有两名,分别为首拓融远(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植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首拓融远(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中植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控制。由此可见,穿透之后,汇金创展实控人为解直锟。

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原因是法尔胜第二大股东耀博泰邦的实控人也为解直锟。耀博泰邦由中植资本和江阴银木投资出资设立,注册资本5亿元,中植资本持股95%,中植资本是中植系旗下公司。

此前,7月5日,博信股份宣布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罗静被刑拘,诺亚财富、法尔胜后分别于7月8日、7月16日公告卷入罗静案——涉及34亿元供应链融资及近29亿元商业保理融资,而融资相关方京东、苏宁也被迫卷入,但京东、苏宁均否认与罗静案有关。目前,罗静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而罗静旗下港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所处物业所有文件、大部分会计记录等亦已遭警方扣押,相关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法尔胜公告称,“罗静案”事发后,相关债权的追索存在诸多不确定性,通过司法程序追索28.99亿元的债权费时较长,且结果有不确定性,经权衡考虑,所以拟将上述债权转让。转让债权有利于保持公司稳定、降低经营风险,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

法尔胜表示,本次债权转让交易价格按照保理融资本金余额确定。上海摩山基于上述交易进行相应会计处理,计提了减值准备约1亿元,导致公司半年度业绩亏损7000万元至1亿元。

中植系与法尔胜的渊源

果断冒险为法尔胜扛雷的中植系与法尔胜渊源颇深。

中植系与法尔胜的渊源最早也是由上海摩山引起。

上海摩山成立于2014年4月,由中植资本与摩山投资出资设立,注册资本1亿元,二者持股比分别为90%、10%。

奇怪的是,上海摩山成立仅一个月,就迎来了大举增资。同为中植系旗下的中植资本和京江资本分别对其增资1.8亿元、2000万元,增资完成后,中植资本的持股比例依旧是90%。当年6月,成立仅两个月,中植资本就将其所持90%股权全部转让,受让者为法尔胜的控股股东泓昇集团,价格为6亿元。

由此可见,中植资本做的真是一笔划得来的买卖。短短两个月,出资2.7亿元,获利3.3亿元,真正的暴利。

接盘者泓昇集团也不会吃亏的。泓昇集团的做法是,转卖给上市公司法尔胜。

2015年9月,法尔胜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中盈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华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10%股权、上海摩山100%股权。由于中盈投资主要资产为拥有华中租赁90%股权,交易实质为直接和间接收购华中租赁和上海摩山100%股权,交易总对价33.8亿元,其中华中租赁作价21.6亿元,上海摩山作价12.2亿元。

交易预案一出,舆论哗然,实实在在的利益输送。最终,这份重组方案被证监会否决。但是,泓昇集团转手上海摩山的决心并未动摇。

2016年3月,避开监管审核,法尔胜直接采用现金收购。这一次,剔除了华中租赁,仅收购上海摩山,交易作价12亿元,较前次交易减少0.20亿元。以此算来,泓昇集团从这笔交易中纯赚了4.8亿元。此外,中植系旗下的京江资本也顺道赚了0.6亿元。前前后后,在上海摩山身上,中植系赚了3.9亿元

此外,中植系还大举进军法尔胜。2016年5月9月至13日,短短一周时间,中植系通过耀博泰邦两度举牌,成为法尔胜第二大股东。时隔不到一个月,中植系就完成了第三次举牌,持股比达到15%。

根据公司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中植系三次举牌合计耗资6亿元。目前来看,中植系入股是浮亏的。截至昨日下午收盘,法尔胜股价为4.77元/股,中植系所持市值仅为2.72亿元,浮亏了3.28亿元。

高度依赖保理业务

法尔胜转移了烫手山芋,风险似乎解除了,但其高度依赖上海摩山的风险依旧存在。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目前,虽然尚难以知晓中植系替法尔胜扛约29亿元大雷的真正原因,但中植系不会无缘无故去接这个烫手山芋,市场因此判断,法尔胜与中植系之间可能存在私下约定,包括未来资产收购等。

法尔胜成立于1993年,1999年在深市主板挂牌交易,公司主营钢丝、钢丝绳、光缆、光纤预制棒、光纤、复合管等产品的生产及销售。上市之后,营业收入止步不前,净利润则一直在走下坡路。2000年,其净利润还有0.70亿元,此后一路下降,到2008年只有0.1亿元。在0.10亿元徘徊5年后,2013年降至640万元,2014年、2015年均在600万元左右徘徊。

实际上,从2007年开始,法尔胜就在艰难保壳。2007年至2016年的10年,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有7年亏损,另外3年的利润也只有几百万元。由此可见,法尔胜的传统主业基本上已无盈利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收购进行产业转型似乎是唯一出路。或许,这也是法尔胜收购上海摩山的主要原因。

彼时,泓昇集团承诺,上海摩山在2015年至2018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10亿元、1.20亿元、1.60亿元、1.85亿元。2015年至2017年,上海摩山均完成了业绩承诺数。但在去年,上海摩山爽约了,其实现的净利润为1.65亿元,业绩完成率为89.46%。整体而言,4年下来,净利润实现数与承诺数相差1411.75万元,整体完成率为97.54%。

从去年经营数据看,传统主业依旧亏损,虽然实现营业收入7.96亿元,但营业利润为-75.98万元。相反,没有实现业绩承诺数的上海摩山营业收入为8.54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50.28%,是公司净利润的唯一来源。不过,由于计提2.47亿元商誉减值,导致公司去年亏损1.45亿元。

今年上半年,因为上海摩山踩雷,公司计提减值1亿元,导致上半年亏损0.7亿元至1亿元。由此可见,法尔胜业绩高度依赖上海摩山的风险不言而喻。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