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快三是一分钟吗?

大发快三是一分钟吗?

野马财经

作者 | 资本市场部

来源 | 野马财经

47岁的老文青冯鑫被抓了!

从昔日的公司小职员,到金山的销售经理,再到暴风的董事长,冯鑫一步步走来,就是雄心不断被实现又不断膨胀的过程。冯鑫和贾跃亭一样,喜欢《野子》这首歌,如今两人殊途同归,浪荡的心还没收回,就被大风吹进了深渊。

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公告表示,实控人冯鑫因为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第一时间联系一位暴风集团前高管,对方表示:“不意外,迟早的事情。去年我们就预言他会进去”。

不过关于具体原因,对方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只是一再强调会让人“大跌眼镜”。

暴风持续暴

据《第一财经》报道,冯鑫此次被抓,主要是因为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而冯鑫在此收购中,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同时《第一财经》表示,与冯鑫被采取措施相关的还有8名人员,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以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员,其中包括暴风集团前董秘毕士钧。

上述暴风前高管则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抓这么多人,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错。不过这些被抓的人都只是马仔而已。”

野马财经发现,毕士钧曾担任暴风集团董事、董秘和CFO,自2017年始先后辞去董秘、CFO等职直至最终离开暴风集团。直到2019年5月17日,曾任暴风董秘的毕士钧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处分,他才重新回到媒体报道中。有趣的是,当时深交所在网络发布的送达公告中称“因暴风集团无法与你取得联系”。外界解读为,毕士钧已与暴风集团“形同陌路”。

然而,毕士钧也曾被外界认为是暴风集团上市的“主要功臣”。毕士钧是投资人出身,先后任职于云南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中信证券、金石投资等公司。在2010年金石投资领投了暴风科技之后,毕士钧随即进入暴风公司。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完成创业板上市。

关于此次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后续应该会有详细的案件披露。不过关于暴风集团斥52亿巨资收购MPS一事,早在6月份就已经曝出端倪。

6月初,招商银行一纸诉讼将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告至法院,要求后者补足35亿元。两个资本大鳄互撕背后,涉及的正是暴风集团收购MPS一事。

2016年,为收购MPS,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联合设立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最终以2.6亿元撬动了52亿。

然而欢欢喜喜的一场收购,最红却以“血本无归”而结尾,将其中涉及的财团,包括光大、招行、华瑞银行、爱建信托等知名金融机构都拉入泥潭。这也是招商银行要求光大资本补足35亿的原因所在。也是在这起52亿的收购案中,关于冯鑫的各种传言开始出现,有指其涉嫌募集资金过程中存在回扣和行贿行为。

其实抛开如今已成烂摊子的52亿巨额收购项目,暴风早已经显露出隐患。曾经风光无限的明星公司,如今也是一言难尽。

7月25日,《财经天下》周刊报道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对暴风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等的调查,发现暴风集团已无可供执行财产,遂将其再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早在今年4月,就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暴风集团旗下的暴风TV因拖欠薪资被员工拉横幅追债。还有曝料称,暴风TV还违反了三包规定,实行保内付费售后,涉及上千名经销商。

不过对于以上负面消息,暴风集团方面却均予以否认。在回应中,暴风集团和这次冯鑫被抓的回应如出一辙,“暴风集团仍在正常经营,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即使在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告中,暴风也一再强调:“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

被资本震撼的小镇青年

冯鑫是贾跃亭老乡,仅仅比贾跃亭大几个月。贾跃亭曾经因为在乐视年会上唱《野子》吸粉无数,那个时候贾跃亭还处于人生的高光时刻。无独有偶,冯鑫也在发布会上唱过《野子》。当“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浪”脱口而出时,可能冯鑫的脑海里幻想的还是暴风成为下一个互联网巨头。

然而,现实让人唏嘘!

冯鑫1972年出生于山西阳泉市,1993年就职于山西阳泉矿务局,小职员的待遇无法满足彼时正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于是工程专业毕业的冯鑫,先后做过销售卖过文曲星,还开过馒头厂,卖过软件。虽然经历相当丰富,然而距离实现他的暴富梦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1999年,冯鑫阴差阳错,到北京金山软件公司(简称“金山软件”)就职,一路从基层职员发展成销售经理,市场渠道部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金山软件的工作经历也成为冯鑫命运的转折点。2004年,冯鑫离开金山。一贯文艺的冯鑫据说当时曾在成都的山里钓了三个月的鱼,颇有点姜太公钓鱼的意思。最终冯鑫也等来自己的伯乐——周鸿祎。

当时周鸿祎还在雅虎中国,正求贤若渴,于是拉冯鑫入伙,出任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不过两个性情中人的合作并没有维持多久,2005年,周鸿祎离开雅虎中国开始创业。

彼时正是互联网创业热火高潮的时候。两年后,在蔡文胜的帮助下,冯鑫买下暴风影音,组建了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至此,冯鑫开始在暴富的路上一路狂奔。

在2007年,暴风影音就成为中国视频播放器领域的老大。然而,暴风的势头很快被无数的后来者挤压下去,暴风也从本地播放工具到在线视频,持续改进以适应市场。

早在2012年,暴风就准备上市,出现在创业板的申报名单上。然而,直到2015年,暴风集团终于登陆深市创业板。2015年,正值A股大牛市。暴风经历了40天36个涨停板,创造了A股的奇迹,市值一度达到408亿元,远超暴风对标的优酷,市盈率达1000倍。

如今暴风市值20亿,相比高峰,已经跌去逾9成。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在出现2015年每股327元的高光之后,暴风开始走下坡路。对于暴风的这种变化,一方面是市场大环境使然,另一方面与作为掌舵者的冯鑫有关系。

突然实现财务自由的冯鑫,在手中有了巨额资本后开始有了更大的野望。暴风的战略也开始更为积极。对于资本的这种冲击,冯鑫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直言:“对我们来说,这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样核武器。我创业十年,从来就没有过核武器,从来就是小米加步枪,一枪一个子弹的。突然给你一个,你一按,就有巨大的威力。”

就在上市仅两个月后,冯鑫踌躇满志,野心已被资本喂养起来,在发布会上豪言“暴风科技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成为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

并表示暴风“要在大规模用户群体之上,和音乐、视频、游戏等所有的产业发生联系”。彼时,和冯鑫一起在画饼的是贾跃亭,乐视生态链曾经一度让资本市场趋之若鹜。

然而到2016年下半年,乐视模式就已轰然倒塌。当时暴风还沉浸在冯鑫画的大饼中。

不论是暴风布局VR、体育还是TV等板块,最后都不了了之。不甘心的冯鑫企图通过股权质押,让彼时窒息的暴风喘息。choice数据显示,仅在2017年上半年,冯鑫就累计质押12次。

“乐视第二”三年前已露端倪

在冯鑫频频质押背后,暴风现金流堪忧。

2018年5月,深交所针对暴风集团2017年报发出问询函,现金流即为其中十分重要的关注点。问询函指出,暴风集团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4.93亿元,已经连续两年为负。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暴风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继续为负2936.82万元。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2017年暴风集团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样为负1.75亿元,这是其上市以来首个年度出现该数据为负的状况。这意味着暴风集团造血能力迟迟没有起色的同时,补血能力又在大幅下降。

除了现金流,暴风集团的综合盈利状况同样值得推敲。虽然2017年暴风集团实现归母净利润5513.93万元,但是却以少数股东权益巨亏2.29亿元为代价。

早在2017年8月《穿透暴风集团净利润迷雾》(点击此处查看文章链接)一文中,野马财经就已经指出,通过对暴风统帅等“控制”子公司收益权与表决权的腾挪,暴风集团(原名“暴风科技”)将很多亏损扔给了暴风统帅的“少数股东”,体现在财报上也就是“少数股东权益”。这些少数股东公司中,有一半左右由冯鑫自己担任董事长。

这一结构,不禁让人想起当初的乐视网,正是通过对乐视致新“少数股东权益”的处理,将营收留在了上市公司体系内,将亏损倒腾给了“右手”非上市公司,以维持上市公司股价。

乐视与暴风,相似的财务调节,相似的互联网思维,相似的扩张手段,相似的股价走势图,以及同样喜欢勾勒未来,动辄“消灭”、“维度”、“物种”的表述......一直以来,市场总习惯于将二者进行比较,且对于暴风集团是否是“乐视第二”有着激烈的讨论。

誉之者强调成绩,主营暴风TV的暴风统帅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3.48亿元,同比增长45%,其中成本较低的运营端实现营业收入0.67亿元,同比增长370%,且一向烧钱严重的电视产品亏损大幅收窄32%。2017年冯鑫放出“两年内盈利”的豪言似乎实现可期。

毁之者则看到风险。正如前文所述,暴风集团现阶段的确存在造血能力不足等情况,并在财报的处理上展现了高超的技巧。再加上融资大环境趋冷的黑天鹅,明天会怎样,终究很难说。

如今的乐视已经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黑洞,暴风集团自然急于强调自己与乐视不同。冯鑫本人在诸多场合表达对这一称谓的反感,用上过“很苦恼”、“压力蛮大”、“极其扯淡”一系列表述。暴风集团相关人士亦曾向野马财经强调,集团有着清晰的战略规划与推进节奏,并非盲目的扩张烧钱,而且暴风TV等产品有着很不错的市场反响,与乐视完全不同。

各方的立场与观点自有逻辑与立足点,任何两家公司也都有相似及不同之处。当然,市场最核心的关注点还是应该落在企业本身。

图片来源:天眼查

而暴风集团披露额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2.3亿元。此外,公司2018年度归母净利润亏损就已高达10.9亿元,且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剩2400万,如果继续亏损,净资产将成为负值。

冯鑫曾公开表示,“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A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99.999%还是要怪自己。”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