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qq群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qq群

7月28日,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根据第一财经报道,冯鑫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共同发起的一起收购案。当时他们玩了以小博大的一手——暴风出2亿,光大出资6000万元,通过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来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的多数股权。(36氪在深氪“赌徒”暴风的致命时刻中有过详细报道)据第一财经援引消息人士说法,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同时,据第一财经所述,与冯鑫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相关的,还有8名人员,这8名人员中既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以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员,其中包括暴风集团前董秘兼CFO毕士钧。

暴风对36氪回应称:“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有消息第一时间公布”。

无论如何表示内部还很“稳定”,这个惊天地雷还是激起了千重浪。

杠杆游戏

时间回到3年前,暴风和光大浸辉联合,成立了浸鑫基金,募集资金约55亿,收购了欧洲版权代理公司MP&Silva 65%股份,当时这家公司估值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而光大和暴风在基金中占比不大,主要出资的LP招商财富掏了28亿,暴风科技只占了2亿,光大资本和光大浸辉直接和间接投资7175万元。

大家之所以敢参加这场赌局,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上市公司托底,浸鑫和暴风约定,一年半内暴风上市公司“接盘”MPS,浸鑫基金则完成退出,大家都挣钱,宾客尽欢。根据上海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之间的民事判决书显示,浸鑫基金的中间级投资人每年可以获取出资额15%的预期固定投资收益——这样的回报可以说相当诱人。

然而,冯鑫并没有履行这一义务,这导致招商财富这样的优先级合伙人们作为债权人,要优先收回投资。而作为加杠杆的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光大签订了“差额补足”的债务兜底协议,不得不偿还远远大于自身投资额的债务。

于是,光大证券3月28日披露年报宣布,2018年净利润大幅下跌96.6%,而这主要浸鑫基金使得光大一举计提了15亿元损失。

但暴风和冯鑫才是这笔巨额债务的最大责任人。冯鑫旗下子公司暴风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光大称,自己之所以兜底债务是建立在暴风集团承诺回购MPS股权的基础上,但暴风集团及冯鑫没有。“光大也是被拉下水了。”一知情人士对36氪说。

暴风集团和冯鑫都无力偿债。4月,暴风发出一份堪称悲惨的2018年报,一举从前两年还年盈利5000多万,转为亏损10.9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7.68亿元。暴风集团市值相比高点时已经跌去九成以上,目前仅余35亿元上下,冯鑫的上市公司股票,早已经全数被质押或冻结。而浸鑫基金目前已经曝出的优先债权方的投资就有35亿元之多。

5 月 8 日,光大发布公告,旗下子公司光大浸辉、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索赔 7.5 亿元。 

这是暴风所有债务中最大、最致命的一笔。“MPS是一个炸弹,炸了(暴风)就没了。”上述知情人士对36氪说。

漏洞百出的收购案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起不被看好的收购案。“这事儿当时财务和投资大力反对,还是办了。”一位知情人士如此对36氪表示。

事实上,在收购前,管理层不少人表示了疑虑,据一位参与者回忆,“有人认为金额太高了,输不起”,甚至有高管“坚决反对”,因为MPS是一家轻资产公司,核心资产就是人,一旦拥有体育圈人脉关系的关键人士离职,“没人了就没版权了”,在国际体育界零经验零人脉的暴风无力应对。

冯鑫没有听进谏言,仍然强硬地推动了这起收购。

后来的事证明了他们预判是正确的。

MPS的版权看似丰富,其实大多是靠私人关系拿下的,而且大多都将在2018年左右到期。MPS也没法去采购新的版权——体育版权圈是个“刷脸”很重要的封闭圈子,一帮人生地不熟的中国人根本没办法打入内部。更何况,大公司绝不手软:IMG砸了3.71亿英镑拿下了2018-2021年意甲的全球转播权,MPS根本连进场的资格都没有。

而且,两个创始人套现离场后,留下了一片狼藉:2018年8月,意甲把MPS告上法庭,因为他们没有支付4440万美元的版权费。此外它们还欠德甲1000万美元、法网500万英镑。

在国际版权争夺上频频失利,MPS资不抵债,去年10月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破产,50亿元灰飞烟灭。

回过头看,这是一场匪夷所思的收购案。跨国收购最为关键的就是尽职调查,但在这起收购案中,可以说做得完全不到位。虽然,参与其中的有中金、美国知名律所以及四大中的一家。但据《亚洲另类投资》所述,MPS的现金流和业务都存在“粉饰”。一些业内人形容,这几乎是中国资本跨境投资史上一笔“小学生水平”的案例。

甚至双方没有签很基本的竞业协议,创始人安德烈·拉德里扎尼和里卡尔多·席尔瓦仍然在体育圈风生水起,拉德里扎尼还火上浇油:他的新公司Eleven Sports在IMG获得意甲转播权后,付了一笔费用,拿下了意甲在英国和爱尔兰的转播权。

根据公告,暴风在这笔交易上,权益性减值金额为1.4亿,还有4800万的坏账损失。而且,冯鑫已经将自己的1800多万股暴风集团股票质押给浸鑫基金优先合伙人招商资管。

MPS的股权还没有捂热,就化为乌有了。而暴风和光大的纠葛,还远没有画上句号。

复杂的资本状况

冯鑫热衷于资本游戏。

暴风上市四年,前后共提出三次定向增发融资计划,三次都未获批。增发上频频失利,暴风只能以产业基金的方式做投资。

从2015年底开始,仅半年时间,暴风就参与到了数支产业基金中。其中就有类似浸鑫基金、以小博大的“债性”基金。这些基金一来为暴风新业务提供“血液”,例如和歌斐资管成立5亿元基金“暴风鑫源”,曾参与到暴风魔镜的B轮投资中,也具有类似的风险,例如冯鑫为6.84亿元的上海隽晟并购基金整体做了最低收益担保(年化11%的收益)。

一名知情人士对36氪称,通过各种基金暴风募资额度在80亿上下。

股权质押是冯鑫最重要的兜底资本,以及暴风的重要资金来源——冯鑫四年中质押了29次,最终达到了所持股份95%以上。36氪难以考证冯鑫所有股权质押所获资金的实际去处,但根据冯鑫的说法,股权质押的资金多用于暴风的新业务发展。

可以确定,冯鑫涉及的财务问题是复杂的。四年时间,暴风已经从天堂走入地狱。

在A股牛市疯长的大背景下,上市两个月,暴风市值暴涨十倍,内部一夜之间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

在自认为拥有上市这个核武器后。暴风计划快速搭起“DT大娱乐”的架子,办法是重资购买一家影视公司、一家游戏公司再加一个游戏发行公司。也就是后来的稻草人影业、立动科技和甘普科技。可惜,到证监会“脱实向虚”的枪口,这笔收购案没有多少悬念就被否决了。

错过了影视热潮,暴风又看上了体育。它入局时体育版权大战烧钱正酣:乐视体育宣布用数亿美元获得了英超在香港的独家转播权,苏宁的PPTV不甘示弱,花2.5亿欧元签下西甲独家全媒体版权。暴风也想要掺一脚,但结果却买到了一颗定时炸弹。

VR是冯鑫看好的一个方向,当然,很大原因仍然是Oculus收购案带来的火热。但VR行业2016年开始降温,暴风魔镜再次成为“先烈”,连带着让控股接近20%的暴风集团上市公司产生了1.04亿的重大资产减值。

暴风唯一翻盘的机会,是互联网电视业务暴风TV。冯鑫在去年反思说,应该早早把精力集中在TV这件事上。

然而,暴风采取的是乐视亏本赚吆喝的打法,据暴风披露,TV业务2016年和2017年亏损都超过了3亿,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也达到了1.2亿。

这也让TV的融资举步维艰。据离职员工回忆,当时市场上知名的FA包括华兴、汉能等等都做过这个案子,“但是都卖不出去”。最后依靠刘耀平自己的关系拉来了产业投资人救场,目前,暴风TV仍然在融资,但进展并不顺利。

暴风每一次都跟风而入,偏偏选中的都是错误的风口。曾经万众瞩目的“妖股”,现在已是千疮百孔,2018年度所有者权益只剩下了2100万元。随着冯鑫涉嫌犯罪,这家曾经的A股明星公司,也不会有什么光明结局。当然,最终买单的,仍然是广大股民。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